姚     教     授     開     講

開講主題: 甚麼叫政治、甚麼叫政治人物、甚麼叫政治活動,為甚麼要參與政治活動?
開講時間:  2007年11月09日
開講內容:
1.甚麼叫政治、甚麼叫政治人物、甚麼叫政治活動,為甚麼要參與政治活動? 錄音檔下載
( 請按右鍵 > 另存目標 )
2.每個人周遭的小事,累積成問題時,政治就自然的型成! 錄音檔下載
3.政治是公眾的事,不是官位,不是權貴,是我們找人托付他管好大家的事! 錄音檔下載
4.為了讓正義更有力量,所以我們要成立紅黨! 錄音檔下載
5.不為個人而參與政治,需要更多的道德勇氣! 錄音檔下載
6.善沒有理由戰勝不了惡,只要天使們向黑手黨一樣組織起來! 錄音檔下載
Q1.有人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政治是高明的騙術,請問教授認為政治是什麼? 錄音檔下載
Q2.即將到來的選舉,執政黨可能會刻意制照一些衝突混亂,我們是不是可以號召一些人一起來監督選務工作! 錄音檔下載

甚麼叫政治、甚麼叫政治人物、甚麼叫政治活動,為甚麼要參與政治活動?
影音連結:http://www.im.tv/vlog/personal.asp?mid=1459816&fid=2959267

        今天我和大家說一件過兩天大家會在媒體上會看見的事情,是有關我參與建立「紅黨」的問題。所以我把今天演講的標題定為「甚麼叫政治、甚麼叫政治人物、甚麼叫政治活動,以及為甚麼要參與政治活動」。
        甚麼是政治?孫中山曾經講過,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所以有些人把政治稱作公共事務 public affair。公共事務的相反是私人事務,就是私事,公共事務簡稱公事。甚麼事情會成為公事,哪些事務又是私事呢?
        在一百五十年到兩百年前,西方民主剛開始萌芽,那時候台灣、中國還沒有民主的觀念,我隨便舉個例子:在那時候教育小孩是公事還是私事呢?是私事。因為那時國家是不管你怎麼教小孩的。你要教小孩子,得要請老師到家裡來教,或者送到私塾,互相出錢,大家一起找個老師來教。可是現在你有一個應該要讀書的孩子,你會不會自己去找個老師到家裡來教?不會了,你會把他送到學校去。學校就是當教育成為公共事務之後,國家所設立的機構,不但國家會設立學校,還鼓勵私人興學。所以只要把小孩送到學校之後,就可以受到教育。
        我在中山大學任教的時候,住在學校宿舍。有鄰居覺得有些學校教小孩教得不對,不想把小孩送到學校。他和我們商量想要自行教育小孩,例如樓下的教授可以教英文,我姚立明可以教公民,他自己是地質學系的,他可以來教物理,另外還有人可以教化學,那位中文系的老師可以教國文…等,聽起來師質陣容堅強。可是我問各位,你可以一次到十位這樣的教授去教一個孩子嗎?不行,你只好把小孩送到學校,因為學校裡有英文老師,有數學老師、有國文老師,有教音樂的,有教美術的…甚麼都有。
        為甚麼教育會從私事變成公事呢?是怎樣轉變過來的呢?你為甚麼要小孩好好的讀書,考上聯考,考完聯考,讀高中、大學,然後拚命的考試。好像在學校讀書,成為教育唯一的方法。大家可能已經忘記了,現在的教育基本法,還在強調父母親是教育孩子的主體,可是為甚麼大家都把小孩送到學校去?因為教育已經成為了「公事」,成為國家的事。為甚麼呢?因為當教育是私事的時代,皇帝可以請八個老師教一個太子。有錢人可以請最好的老師教他的兒子,可是有百分之六十的窮人家子弟沒有人教,因為沒有錢可以雇用老師。民國以前,一半以上的中國人是文盲。在那個時代教育是私事,私事就是自己管。有能力管的人可以把孩子教得很好,不沒有能力就算你倒楣。誰要你生在窮人家?慢慢地有人提出來,這樣不行,我們也要教育窮人家的孩子,要教育原住民的孩子,他們沒有人教,所以我們要國家來管。國家管的意思是,它可以補充私人的不足。你找不到英文老師,國家就替你把小孩集中起來,六十個小孩在一起,國家幫你找一位英文老師來教;同樣的,你找不到國文老師,國家也幫你找到,將學生集中起來一起上課。
        所以甚麼叫公事?甚麼叫政治?當人民有需要的時候,就會自然的進入到政治。以前在大陸,沒有警察時人民都必須要保衛自己的村子,組織一個自衛隊,管理自己的村子因為怕小偷怕強盜來。我們要先搞清楚政治的本質。為甚麼要談政治,因為政治是解決所有問題最後的 solution,最後的根本。為甚麼政治今天變成這個樣子?原先大多數的事情都是私事。最早的時候只有兩件事是公事,其他全是私事,一個是當兵,但除非是在打仗,否則國家是國家,皇帝是皇帝,我跟皇帝沒有關係;另一個是繳稅,國家是國家,皇帝是皇帝,平常我種我的田,只有繳稅的時候,才和國家發生關係。大家記不記得中國有一句話:「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接下來的那句是「鑿井而飲,耕田而食。帝力與我何有哉?」帝力就是今天國家的公權力。在以前,國家關我甚麼事?當時小女兒十三歲就可以出嫁,國家不能過問。但是現在可不可以?不可以,國家要管。我死了要葬在家裡的後院,那是我家的家庭墳場,可不可以?現在也不可以了。生、老、病、死、教育,都要登記。以前我家有錢,要做善事,可以隨便造橋舖路。現在你有錢,可不可以在新店溪上造一條橋,舖一條馬路?國家就是不給您舖。以前造橋舖路都是私事,叫做「善事」,你愛做就可以做。為甚麼呢?那是政治還沒有進入思領域的時代。那個時代問題多不多呢?多。那個時代以強凌弱,富有的人欺壓窮人。
        後來慢慢社會進步,有人發覺,一個社會強的人總還是佔少數,弱的人佔多數,聰明的佔少數,平庸的佔多數。這個時候就不斷地有人在呼籲,有些事情不能自己來管,要大家一起來管。因為自己管的結果,就是有的人有得吃,有的人沒得吃;有的人可以在家後院蓋墳墓,可是很多人根本沒有地沒有錢蓋墳墓,只好把遺體丟到荒地餵野狗;國家不管的結果,就是到處都有亂葬崗。不能不管,一定得管。您有錢就有馬車坐,沒錢的人得走路。這個時候就有呼聲,大家一起來管,一起來解決眾人的事,這就是政治。
        各位有想到最近二、三十年新興的公共事務,從私事變成公事的例子嗎?舉例講,我年輕的時候還到宜蘭打過獵。但是兩個月前,有個花蓮的老農,上山抓了一條毒蛇,扛著下山的時候,警察看到了要罰款,因為那條蛇是保育類動物,現在打條蛇國家都要管;我家以前隔壁就有香肉店,把狗用棍子打死煮來吃,可是現在可不可以再開香肉店賣狗肉?不可以了,國家要管。以前有垃圾分類嗎?沒有。所有垃圾全丟在一起,以前的垃圾是由拾荒者自行分類,現在國家強制要每一個人做分類。國家幹嘛管那麼多?就是因為環境保護…等這些事,以前是私事,現在都成為了公事。不知道那一天,科學家說動物快要絕種了,又說天空破了一個洞,你抬頭一看,天空還好好的。在三十年前說天空有一個洞,大家會覺得好笑,說氣溫會升高,也覺得好笑。可是現在大家知道了問題嚴重性,所以他就變成了公事了。以前倒垃圾沒有人管,但忽然間倒垃圾變成很重要,國家要規定幾點幾分才能倒垃圾,現在連獵個動物也都變成公事。國家就會公布法令,規定甚麼事可以做,甚麼事不可以做,甚麼能夠丟,甚麼不能丟。
        像環保署(EPA)這樣的單位,就是新興單位,因為環境保護變成了公共事務。我為甚麼講這麼遠,要講政治學裡面公共事務的本質呢?我就是要說明白一件事情:從私事變公事,是為甚麼會這樣的轉變過來。我希望說明政治這件事為甚麼如此重要。

每個人周遭的小事,累積成問題時,政治就自然的型成!
影音連結:http://www.im.tv/vlog/personal.asp?mid=1459816&fid=2959446

        通常一件事情剛發生的時候,是很少數人發現到他有問題,我們小時候父母親打我們,是沒有限制的,我還記得小時後我家後院有棵樹,我的一個鄰居他每次都把他的小孩吊在樹上打,有沒社會局的社工來關切啊?說不能這樣打小孩,沒有,因為在那個時候小孩子的管教被認為是私事,社會局管什麼?這是我家孩子,我愛怎麼打怎麼打,後來有人發現這樣不行,因為天下是有一些不是的父母,所以不行,大家要管,鄰居要管,國家要管,有人把小孩給欺負了,有人把小孩子給打死了,如果是私事,小孩子的權利就被侵害了。有人提出了這個問題,大家剛開始還是認為無所謂,那個是少數又少數的個案,大家繼續的討論,陸陸續續的個案又出來了,不但有打小孩的,還有欺負小女生的爸爸媽媽,還有遺棄小孩的爸爸媽媽,慢慢的傳出來的案例越來越多了,就有志之士開始呼籲要重視這種問題,所以這個問題又開始被注意,這問題就自然的成為法律了,這問題就會被立法了,叫做青少年福利法,然後國家就會設立了專責單位,去管這種孩子了,慢慢的我們就有個觀念叫家暴,不要說是打小孩了,打太太也都不行了。
        所以記得我在讀大學的時候,我的一個老師在講消費者保護,消費者保護是什麼?就是買東西的時候要讓消費者受到保護,舉例來講,我記得那個時候母親上菜市場買菜都愛講價,一條魚都要講好幾分鐘,多少錢,六十塊;不要啦,五十塊,...一來一回好幾輪後,每次最後都是五十五塊成交,我也不知道這樣算是便宜還是貴,但就一次講完不就結了嗎?就一定要這樣出價來出價去的。可是就有一個教授,二個教授,就每一個人出點錢,說消費者需要受到保護,要推動商品標價和不二價運動,所有人看了心想“我要你保護什麼,我自己會講價,你來保護我什麼,價錢為什麼要標價,不必標,你一標我就沒得談了”,不,他們說要標價,因為隨便你怎麼談,永遠是消費者吃虧,我們只有一個辦法保護我們自己,強制廠商把價格標起來。就這麼一個小事,老百姓聽不懂,上市場買菜的婦女覺得沒必要,他們不斷的演講,不斷的上媒體宣傳,然後總算出事了,有人買藥,吃錯藥死了人,還有油,過期油出了事,大家才知道原來消費者是弱勢,原來企業家需要有國家介入管他,否則消費者不知道危險在哪,我怎麼知道我買這東西有沒有危險,我們沒有能力判斷它有沒有化學有毒物品,需要國家介入管制,這就叫公事,所以你就會發覺從一個人發現一個小問題,打小孩、窮人家沒有書唸、天空破了一個洞,或者說價錢應該標示否則消費者會受欺負,反正這小問題都是少數人先發現,然後慢慢傳遞給大家,大家就慢慢的接受這些是應該管了,當覺得應該要管的時候,他就慢慢成為公事,這段過程從私人發現到國家立法,說你的小孩一定要送到學校來,你的小孩要這樣才能畢業...等等,全部都被受到管理了。
        公共事務形成的過程很長,有些要經過媒體,要經過運動,還要在街上走,所以各位不要小看社會運動,現在我在每年秋天的時候我會參加一個小團體的社會運動,他每年會出來遊行一次,每年出來呼籲一次,你們聽起來一定很奇怪,他們參與帶領的是婦女跟年輕的學生,他們那個團體,他們在努力什麼,大家都不大理會他,很有意思,他已經呼籲了好多年了,他的訴求主題什麼?你們婦女聽了可能奇怪,馬英九反對,陳水扁反對,他們繼續呼求,叫做“性產業合法化”,這個團體叫什麼名字?(回答:日日春),對就是日日春,去年那次我去參加了,總共到場的只有十幾二十個人不到,二個台大,一個清大小女生,跑到我面前,我一個人站的比較遠支持他們,因為人數實在太少了,二個小女生拿了捐錢桶子到我面前來,要我捐一點錢,我就問他,你為什麼要來支持這個活動?他以為我反對故意挑戰他,他就講說為什麼我要支持這個活動,從事性產業的婦女我們不能處罰她而且應該要要讓他合法化,講的蠁有道理的,他們不是不懂,不是被人家騙來的,他有觀念的啊!我當然支持,不然我不會去,表示我支持你的訴求,可是我知道這個社會大家還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我十幾年前在立法院有問過警政署長,中華民國有沒有色情行業?沒有;真的沒有啊?沒有啊!有沒有性產業,從基隆到屏東,你自己去看看,在亞洲說不定都可以排上前幾名了,那你們為什麼不讓它合法化...?
        再問一個問題,賭博,我們中國人賭不賭啊?賭博合不合法,(不合法),很有意思吧!喊到現在好不容易最近這一、二年,運動賭博勉強開了個門,就好像是給你個恩典一樣,這有意思,我們中國人逢年過節幾乎全民皆賭,但我們卻會說賭博是壞事,不能賭,上面還義正嚴辭的說賭博的人是壞人,這到底怎麼回事呢?有人說,支持性產業合法化主張的人是壞人,是下流的,所以我們不要支持他,這樣到底對不對啊?所以你要去聽道理,讓這件事變成公事,我們就要去討論他,他們努力的讓大家來聽,可是沒有人報導,聽不到,二千三百萬人聽不見,所以陳水扁就去關掉公娼,關完以後每個人都覺得這個人有魄力,他把台灣的毒瘤,那個壞東西拿掉了,但是關了公娼以後就沒有性產業了?然後有人就問馬英九問郝龍斌,你同不同意台灣有這個產業?沒有一個人敢講,為什麼,他只要講人家就覺得這個人是性產業的支持者,是壞男人,我的天啊!很多義正嚴辭說不能開性放產業的人在立法院開完會就跑去酒店叫小姐了,奇怪了,發生什麼事了,自己義正嚴辭的在立法院質詢,回頭就去跟性產業的業者收錢,發生什麼事了,我們的性產業為什麼要合法化?我告訴各位,一個女子他在身體受到剝削之外,如果不給他合法化,他還要受到社會道德的剝削,他還要受到警察合法的剝削,他要受到流氓的剝削,對他本人不但沒有好處,增加不公平,除非你認為不合法,可以解決自古以來就有的性產業,中國三千多年的歷史,有二千八百年有合法性產業,從來沒有一個朝代說是叫淫亂,你到德國,英國,美國,下了飛機到了火車站就可以找到合法的性產業,你們會覺得這個國家道德比我們差嗎?可是你只會發覺我們的立法委員可以躲在招待所裡面亂七八糟,出來還義正嚴辭的說絕對不能合法,這個就是政治,這個就叫做觀念,政治是一個講道理,為什麼大家要來面對某一個問題,未來還有一百年,還有一千年,永遠有政治問題要討論。

政治是公眾的事,不是官位,不是權貴,是我們找人托付他管好大家的事!
影音連結:http://www.im.tv/vlog/personal.asp?mid=1459816&fid=2959694

        我今天為什麼要談公共事務,談政治的定義,談政治的本質,是我今天要跟各位宣佈一個在下禮拜或下下禮拜會在報上看到的東西,就是我自己有參加一個新政黨,其實我過去六個月是掙扎的,這次我又回到了政治的行列,因為台灣對政治已經厭惡到了極點,我六個月前就開始思考這個問題,可是我從來沒跟大家說,我一直在想到底要不要,我們在想這個政治有二個思考的方向,第一個,政治真是齷齪,政治人不受尊敬,我希望繼續保有我教授的名份,因為教授受到尊敬,但是有很多人就是喜歡走政治,不是為了政治而政治,那是為什麼?為賺錢而政治,為尊貴的地位而政治,為名為利他可以花一億利用政治,然後再賺回六億,可是這不是我們講的政治,政治是什麼,政治是眾人的事,這不是自己的事,各位要曉得,為什麼西方越進步的國家越Top的,越好的人就可以進政治體系,所以你看中國古代的科舉,皇帝為什麼要挑人?因為他要挑個最好的人幫他管理眾人的事,其他中等,二等的人才他就管他自己家裡的事,你會種田的種田,可是有關農民的事,有關治水的事,有關治安的事總要找些人來管,他就一關一關的選拔人才,他付與他的公共事務,他選什麼樣的人?他選最高明的人做縣長,最Top的人做巡府,用最好的人來管理,可是遇到昏庸的皇帝時這個官位就是用錢買來的,然後縣長就會害死人,有冤屈的就得不到平反,所以自古以來如果這個朝代政治清明,人民就活的幸福快樂,可是重點是上面政治要怎麼清明法,以前靠英明的王,有個很棒英明的王,他要好的人來做官,他不貪污,他不收賄,有人打架秉公處理,可是壞王聽到幾句好話,就把他推去做官,這個人貪污,收賄,老百姓苦不堪言,最後還不能解決問題。
        可是現在沒有王,現在誰是王,老百姓是王,主權在民,老百姓可以自己做主,講的多好,但人民其實只有一天做王,就只有一天,選完了,他就說我現在代表二千三百萬人,你看他得意的,二千三百萬人一天就被他拿走了,我們得忍受一千多天,各位,你們真的要謹慎一點,票投出去就完了,就沒了,一輩子有幾個四年?可是你的觀念要改變,你以為可以挑一個英明的王,但出來都是英明的王嗎?但選舉就只選一個總統不選立法委員嗎?不要選縣長不要選議員嗎?人民作主可以挑很多的人,當時皇帝一個人就挑了所有的人,現在全部的人民一起挑了很多的人,所以政治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我剛剛先從政治的本質說起,可是有一些人你們了解的政治,是有一些人他們把政治運作的讓你痛恨無比,所以覺得乾脆不要有政治還好一點,有人講乾脆我們不要繳稅好不好,全部的老百姓把錢交給他,不但被他亂花,放在他自己口袋裡,我們不想給他花,所以就不想繳了。為什麼要繳稅?是因為他要管理眾人的事他需要花錢,因為他要雇警察,我們繳錢給他雇警察,結果卻讓警察來管我遊行;我繳稅給他養憲兵,結果他叫憲兵來打人,我繳這個稅幹嘛?各位,今天我們每個人辛辛苦苦繳錢給他,他就要管理好我們的事,這叫政治嘛!對不對,所以我曾經提出這些主張,未來我還要繼續提,人民繳稅以後我要求要有百分之十是我可以指定用途的,我們現在繳稅我一邊繳我真不甘心,錢一繳出去就被用完了,我真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半被搞到他自己口袋裡去,貪污的多,清廉的少,可是現在問題是這個制度繼續在運作,你能不繳稅嗎?你能不養警察嗎?你能不蓋學校嗎?你能不養憲兵嗎?你能不建造馬路嗎?這些都是要他來管,
        所以我曾經提出主張,乾脆我們還政於民,人民自己來管,你只是個執行者而己,我繳錢給你我會告訴你說,我繳一百塊其中有十塊錢我要自己訂定用途,我要用在教育,我要用在環境保護,我要用在那裡,其它的都不淮用,我們自己來決定如何用這筆錢,在讓他們來執行,慢慢這個機關就要開始對老百姓好一點了,我們把馬路蓋好一點,老百姓說好,我們把錢交給蓋馬路的人,他蓋的好我們就多給他,蓋不好我一毛錢不給他,換別人蓋嘛!所以預算要公開,從百分之十,百分之二十,現在預算有百分之五十是交給人事,這只是一個小小的建議,我們想改變一個觀念,就是我們要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人民只當一天的主人,他們為什麼只在乎這一天,我跟你講,因為那一天他什麼都肯做,鞠躬哈腰的頭都快到地上了,可是過了那一天,他當選了,你看他講的話,“阿嘸你是麥安抓”!所以,這個叫政治,你不要怨嘆,二千三百萬人不懂這個道理,我們就永遠不能像瑞士,德國,法國一樣的,他們可是很清楚自己要挑什麼人,
        所以我接著講下半段,政治既然是公眾的事,不是一個官位,不是一個權貴,政治是我們要找人託付他來管好大家的事情,可是你看看現在,挑出來的人他說破嘴,他都在說我會管的好,我真希望馬英九搞清楚,他將來真的要管的比人家好,否則的話他當選二年還管不好,我照樣會罵他,對不對,可是你會不會相信說管的好,下面的人就不會再貪污了?馬他大概不會貪污,我們都曉得,可是他下面十萬個公務人員他管的到嗎?看的見嗎?他所挑選的立法委員,從台北縣一直算到屏東,各位朋友,你真的以為我們這一票真的給馬英九啊?所以,政治是一個決定,是一個制度,但怎麼會設計一個民主制度,讓我們自己選擇一批人來管我們結果我們還氣的要死,你會不會去請一個人,按時付錢給他卻每天讓你生氣還不能解決問題?他的名稱叫公僕,一百年前人家就提出他們是我們的僕人的觀念,可是陳水扁就在笑你了,我是你的僕人,所以你每天要送錢來。

為了讓正義更有力量,所以我們要成立紅黨!
影音連結:http://www.im.tv/vlog/personal.asp?mid=1459816&fid=2959694

        半年以前甚至於更早一點點,就我們紅衫軍運動告一段落的時候,天天都有人跑來找我,姚教授你不要老去演講好不好,那個只能解決少部分的問題,只能讓大家在情感上懂道理,但懂道理並不能解決問題,這話不是不對,可是總要大家討論看看要怎麼做比較好,知道要做什麼才能開始動啊!大家就商量,拚命商量,可是我就開始爭扎了,他們要做什麼事呢?他們想要成立政黨,要參與選舉,要進入體制內來改變體制,我一聽我就往後退邊說:你別找我,你絕對是個好人,我一定支持你,但現在的政治混亂成這個樣子,你還要跳下去參與政治鬥爭啊!看的還不太夠嗎,藍跟綠鬥成這個樣子,統跟獨鬥成這個樣子,兩岸都已經快不行了,你還要去玩這一回合啊?我又不是沒玩過,還要再玩一次嗎?玩了有什麼好處?如果真的要跳下去,可以啊!那咱們一起參加立法委員選舉好了,不過我們要團結在一起,我們目標撈六億就好,可不可以這樣子啊?如果真要賺錢,那我們幾個人就好好投資作生意不是很好嗎?以上是開玩笑的,重點來了,政治這件事情我們不管講多少,我在這裡講過司法的問題,我在這邊講過教育的問題,我在這邊講過社會的問題,可是不管講到那個階段,各位都知道最後的結論就是政治問題還是要政治解決,什麼叫政治解決,就是可不可以修改法令,可不可以增加經費,可不可以做出正確的決策,什麼叫正確的決策,我們這裡講過赦免,大赦,特赦,這叫政治的決定,現在將來的政治人物要面對大赦特赦,要不要赦免謝長廷?(不要),要不要赦免陳水扁?(不要)。
        同對的道理,你們手上的每一張票都是個政治決定,我告訴你,這個票一投下去不管謝長廷還是馬英九當選,如果陳水扁下台之後,他說我們社會要撫平傷口,他要赦免陳水扁所謂窮寇莫追,讓民進黨國民黨一起和好,你的那一票已經不能收回了。然後你決定以後不再選他了,這就是個政治決定,就在你投票的那個時候,你已經把權利交給他了,既然交給了他你就得要認命,這就是民主,這就是政治,解決問題的終端是人民的一個決定,現在的問題就在於你怎麼樣去把握這個決定,這就在於制度的設計,因為各位都知道我們曾經想過罷免一些亂來的立法委員,罷不成,你做的決定很難收回來的,你能選一個人出來,但要罷免一個人是非常難的,所以當人家跟我這樣講的時候,我實在爭扎不已,因為我太清楚知道所有的問題提出來,就像環境問題,就像我剛剛講的公共事務的問題,我可以看見問題,然後我可以提醒民眾,我就可以提醒說二十年以後會是什麼樣子,十幾年前提醒大家要注意一些事情,現在出問題了,就好像我在這裡講過教育,可是很多人都沒看見那個問題,說教育還好嘛,可是當你看到問題,經過傳播,慢慢全部認識而開始去改變這個法律,去改變那個制度,這是要很長的一段時間,而最後的關鍵就在於法律、決策、政治,所以我當然義不容辭,但我只要做這個決定,我知道我沒有一天會好過的,我從那一天做了這個決定到現在,你們中間有幾個人已經被我拖下水了,和我越熟的就越慘,越不熟的就越沒事,所以你們最好不要認識孫中山,死的會很快,越親近的死的就越早,越遠的死的越慢,不信你們可以試試看,其實我年齡也不小,要往六十邁進了,可是我自己告訴我自己,就再試試看吧!
        所以我們組織一個叫紅黨,就是紅色的紅,大家一定很奇怪了,怎麼用紅黨,你難道不怕被扣帽子就是共產黨台灣分部嗎?為什麼我們要叫紅黨,因為我覺得紅色實在太好了,紅是血液的顏色,紅色代表熱情,所以我們就取名紅黨,英文名字你們更好記,“HOME PARTY”(音譯:轟啪),所以你們記得我們的黨叫HOME PARTY,前面那個字是音翻,後面那個字意翻,我們要做什麼事?我們明年總統大選不參加,我們也不會攪這個局,因為我們知道可能會傷害到總統候選人,本來二強相爭嘛,我們再出來,大家就會覺得攪局的成分比較多,我們這次只做一件事,就是要爭取立法委員選舉的第二票,什麼叫立法委員選舉的第二票呢?我請問各位,現在距離立法委員選舉只剩下五十天了,你們知道今年要怎麼投票嗎?你們可能不曉得要怎麼去投票,因為以前投票就投一票,例如你投給李慶安,就算支持國民黨,因為他是國民黨提名,可是今年不一樣,我們覺得說選人我們可能沒有辦法,因為剛開始嘛沒那麼多人,所以今年有一張選票是選黨的,所以我們弄了個紅黨要出來區隔綠黨、民進黨、台聯黨、國民黨、農民黨…等,我們要在這邊和他們區隔出來。
        我們紅黨這邊會挑出一些人,我們挑的這一些人,你們會在報上看見,如果你們不喜歡哪一個,你們就跟我們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我覺得我們最近這二個月以來,到處在找人,找來找去找都找不著合適的人選,跟我都一點沒有關係的人,我們也都盡量的去接觸,我們就是希望找一些他懂問題,他能投入而且他做的決定不會是自私自利的人,能選上二個進去做榜樣就可以,四個更好,六個更棒,你們在各選區你們去選你們喜歡的候選人,不管你是藍是綠,你就選你想選的,可是投政黨票的時候,我拜託各位,哎呀,我不該在這裡說,因為像是在競選,你們就自己斟酌,給我們政黨一個表示說“我支持你”,對於你們各自的選區我不管你是投給藍還是投給綠,你只要表達一個MESSAGE表示我支持你,對人我們沒有意見,對黨我希望你清清楚楚的表達你支不支持我們,你把我們的名單看一看,你把我們的人看一看,你把我們要做的事情看一看,我們會把我們要做的事情告訴你,我要把我們的人一一攤開給你們看,有年輕的,三十幾歲的小孩子,女生男生都有,我們也可以有老一點的,最老的就我們幾個,我們希望能多挑些年輕人,但不能全部都是這些年輕人進去,因為他們沒經驗,在立法院這種複雜的環境理,他們會吃虧,他們也不知道要怎麼做,而曾經有過政治經驗大概只有我一個人,他們就要我做一個帶領者,帶領著這些清新的年輕人進去,教導他們,把政治的生態全部教完,直到他們知道怎麼樣去面對那群財狼虎豹,各位要曉得立法院不是個簡單的地方哎!這些老實人進去沒二下可能就被他們玩的乾乾淨淨了。
        所以我今天要從公共事務的本質講到說我們精神,我們自己成立一個政黨,我跟施明德說過,施明德跟我在一起討論很久,他就是不肯參加,他說他對群眾有過承諾,可是他會支持我,那就沒問題了,他對我們很支持,他不斷的支持,他給我們出主意,他甚至還鼓勵我,你最好快一點,我就想說你要害我,你為何不來啊?他說不行,我要愛惜羽毛,我要保護我自己,我跟全國人講,我不參與選舉,我不參與政黨,當然了,你自己承諾的就遵守你的承諾吧!可是不讓這個承諾被打破,究竟是在保護你還是保護別人,你要愛惜名聲,這名聲本來就是受不了的誘惑,即使生活不餘匱乏,可是名聲還是很重要,可是我不是叫你做對你好的事,我要叫你做對別人好的事,我管你什麼名聲,所以我還在勸他,我希望他能參加,現在沒有沒關係。

不為個人而參與政治,需要更多的道德勇氣!

        現在有三個人在檯面上,另外還有一群人在幫我們出主意,其中有一個人叫做陳耀昌醫師,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見過他,可能各位不認得,他是一個小老頭,比我大一歲,他現在是臺大醫院血液腫瘤科主任,他是台灣骨隨移植成功的第一個醫生,如果要說收入,這個人是個小富翁,各位要知道當了30年的醫生,血癌的主任,他不會缺錢的,是不是,可是他現在為了要找人才,每天忙進忙出的。
        我和他素昧平生,就在紅衫軍還在街頭上的時候,有一天夜裡我在和群眾演講的時候,我看到有一個人在廣場上憂心的走過來走過去,半夜三更的,你們可能沒注意到,可是我就看到他一個人在那裡走來走去,演講結束後,我向他那邊走過去,他和我打招呼,我看他很面熟,他說他是陳耀昌,我才想到他就是台大的名教授、名醫師陳耀昌,今年應該被推舉為臺大醫院院長,去年就被推舉競選台大校長的,但他都沒有,卻跑到廣場上一個人在那邊憂心的走來走去在想事情,我很好奇的問他在想什麼,他說民進黨要開除我,我在想要怎麼寫答辯書,我心想民進黨要開除你有什麼好苦惱的,就把黨政丟回去不就得了嗎?他應該要開心啊,但他卻一個人在那裡思考,他思考著民進黨為什麼從一個有理想的黨,變成現在這樣?各位要知道當初他是第一名考進台大醫學院,然後第一名畢業的,台大醫學院第一名進去第一名畢業的耶!這不是我們隨便在路上可以遇到的,他從小到大都是第一名,是鳳毛麟角耶!三十年前他剛畢業還是一個小醫師的時候就參加了反對黨,怎麼現在會落到要在街頭上要他下台呢?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當初的主張不都是對的嗎?解嚴、開放黨禁、開放報禁、給人民觀光、思想、經濟自由,全都是對的啊!也全都做到了啊!總算贏了國民黨,但怎麼會落到今天老百姓要上街來罵民進黨呢?他捨不得,各位可以體會嗎?他一生的感情都給了民進黨,卻因為要倒扁,民進黨就發了一張通知書要開除他,請他來答辯。所以去年九月我在廣場上演講,他就在那裡沉思…,我到底犯了什麼錯讓民進黨要開除我?他是民進黨裡少數頭腦還能保持清醒的。他一手創立了民進黨,為了理想奮鬥了三十年現在全沒有了,他捨不得。我真覺得他是個傻子,我和他說“你這個答辯書要不要我幫你寫啊!我最會寫答辯書了,你這個醫生是不行的啊!”我們兩個談的很愉快,之後我們兩個就常常坐在一起聊天。
        每個地方都有很有趣的人,每個地方都有很有理想性的人,可是我現在每天就只知道教書。就在昨天我下課後,有個研究生跑來找我問了很多問題,我覺得這個小孩子充滿了報負和理想,我就開始可憐起他了,因為如果他沒有報負和理想,他就會生活的快樂,一個優秀的學生最好就不要有報負和理想,他就好好的讀書,然後找個好工作,他到了大企業慢慢的就會賺到錢,慢慢的就會做到CEO,慢慢的就會取道個美嬌娘,慢慢的就會有個快樂的家庭,其他的事就不要去想了。可是他一直講一直問,我心理就開始覺得難過,他是有報負和理想的,可是他不敢從政,因為他爸爸媽媽誓死反對,他如果回去和他父母說“我要參加選舉”,他爸爸媽媽可能馬上就從飯桌上跌下來,參加選舉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啊!他如果和他父母說他要去嫖妓,他父母的反應可能還不會這麼大。你只要一說你要去選舉,全家人就倒在地上直說萬萬不可萬萬不可,選舉耶!傾家蕩產的事耶!你不要亂來好不好!你一個好好的研究生,馬上就要拿到博士了,你不要害自己好不好!你就好好的找個工作、買個房子、取個老婆不可以嗎?你神經病啊!選什麼舉啊?各位想想看,這麼一個有理想有報負單純的一個年輕人,竟然被阻止參政,那就剩下些什麼人去參政呢?有錢人的兒子、黑道的兒子、政治人物的兒子…,我問問各位走在路上有幾個有理想有報復的年輕人敢走這條路啊!我請問各位如此下去台灣還有希望嗎?如果有理想有報復的人全被擋在大門外,剩下誰會進去?有錢的、黑道的…,他們為什麼要進去?因為要賺更多的錢!你認為我們還會有希望嗎?我們再怎麼選,也只是在豺跟狼之間選一個壞人而已,沒有好人會參政了,因為他要保護自己,他怕自己受到傷害,他玩不起!
        所以這一次我們要找一批年輕人,我們說服他們,我們來募集湊一些錢來給他們選,被我們問過的都說“不要!不要!不要!你不要害我”,我們就要說服他,我聽到“不要!不要!不要!你不要害我”,我心理就快樂,因為這個人就是我要的人了,因為他夠單純,進去就不會害人,如果另外有個人說“好!好!好!我要”,那我就不要他了,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個標準!可是我們現在挑來挑去,我們要去拜託我們理想的人選請他出來選,他們會說“不要!不要!不要!你不要害我”,我們就要說服他“要”!是有點苦,可是我們確定我們要的人不會是因為要賺錢而去參選,這就好辦!另外我們也確定他會沒錢參選,這點也好辦,我們可以幫你湊,可是如果你選上了,你就要想辦法作出一個標竿來,讓以後的年輕人敢和你一樣站出來,而且你還可以幫助這些年輕人繼續往前,我們就這樣一波一波的把現在的這一兩百個人換掉,從差的換成中等的、好的、更好的水準,否則這樣的惡性循環下去不得了。
        我有和XX說過了,我在打他的主意,我跟各位說你們馬路上隨便找個人問問看,大部分都會質疑XX可以選嗎?XX也說“不可以!我這一被子沒搞過政治”,什麼叫做沒搞過政治?他不就搞了三百多天快四百天了嗎?對不對!你以為他在這邊做什麼?他在弄他自己的事嗎?不是!他是在關心公共事務,他每天站在這個地方就是在關心公共事務耶,你以為他站在這個地方是在關心柴米油鹽嗎?他站在這個地方就叫做政治!我也和○○說過了啊,他也嚇的直往後退說“不不不不不”;我也和◎◎說“妳現在才二十多歲,妳小心一點,我盯住妳了”!我們希望有一些人能站出來,我們慢慢教慢慢教,不要急!我們在意的是這個人的本質,我們不在意這個人會不會,看不看的懂法案,我們在意的是這個人的質會不會變!我們不管他是不是台大畢業的,即使是台大法律系、醫學系畢業的,他的質也許十年、二十年也可能會變的,所以我們要求的是本質,所以我看中的是這裡,因為這裡有那種本質!我隨便開個玩笑說,“哎啊!這一對夫婦本質是好的”,他們兩個等一下就趕快跑掉了!這個就是一種“善”意。

善沒有理由戰勝不了惡,只要天使們向黑手黨一樣組織起來!

        所以我現在引用以下這兩句話,作為我今天的結論,這是我們在開會討論的時候,有人拋出這麼一段話出來,大家聽了都深受感動,這是一位美國的學者 “馮內果”(Kurt Vonnegut)寫的一本書叫做 “沒有國家的人”(A Man Without a Country)裡面的兩句話,他說的是: "“善”沒有理由戰勝不了 “惡”,只要天使們能像黑手黨一樣組織起來。(There is no reason good can’t triumph over evil, if only angels will get organized along the lines of the Mafia。)
        只要天使們團結起來,“善”就沒有理由對付不了“惡”。如果有三個流氓向你衝過來,而大夥卻一哄而散,那他們就會在你面前打啊踢啊,但如果這三個流氓衝過來,大夥卻是團結在一起,那他們一定會停下來,想一想他們動不動的了這些團結的天使。
        “善”沒有理由戰勝不了“惡”,只要天使們能像黑手黨一樣組織起來,為什麼黑手黨會團結呢?因為他們如果能有1000個人團結起來像商家要保護費,商家他們就會乖乖付錢,為什麼黑手黨會團結呢,因為他們團結起來就有利益,因為他們想要靠強大的勢力撈錢,就會自然團結起來,同樣的道理在立法院中,有很多派系,也因此自然的團結起來。
        我現在要做的工作是非常艱難的,因為天使們是自由自在的,這要讓天使們團結起來是何其困難啊,我都不知道我能不能成功,我一直到今天還在持續的努力找人,我完全不知道我一月份的時後能不能成功,可是我還是會一直作下去,就算是一月份不成,我還是要一直作下去,我給自己四年或五年的時間,做兩個回合,至少我在廣場上可以告訴我自己“我對的起我自己了”,我參與過了社會運動,我嘗試的去改善政治,我也努力的為台灣禱告,因為只有祂知道。台灣這樣惡化下去,藍綠這樣鬥下去,有志之士永遠不願意站出來,重複的惡性循環,出來的都是一些豺狼虎豹,我們善良的天使們,除了嘆氣之外,恐怕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所以我今天有向大家預告說,我今天報告的主題是“政治”,其實就是告訴大家,我最近這段時間的想法以及作法,那是因為我這幾個月下來,發現自己精力上以及能力上已經不勝負荷,我找不到那麼多棒的人,可是我知道我還是要做下去。借用魯迅的一句話“希望,就像是一條山路,本來沒有路,但人走多了,自然走出一條路”。
        其實台灣目前的政治環境,不是憑我姚立明一個人就可以改善的,黑茫茫的一片,我也不曉得要從何走起,但我想到魯迅的這句話,我就告訴我自己要試試看,因為我知道還是有很多善良的人,到處都有,所以我就沒有這麼失望了,“希望,就像是一條山路,地上本來沒有路,但人走多了,自然走出一條路”,我跟大家共同勉勵,我還會再來這裡和大家見面,或許下次再會的時候就是靠近選舉的時候了,我只要能空出時間就會通知大家一起來這裡分享,我們也希望我們共同努力,人多了,我們自然而然就能走出一條,後人可以走的路,因為我們這一代如果不努力,下一代還是得面臨我們今天的狀況,今天 就跟大家報告到這裡,大家晚安!

Q1.有人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政治是高明的騙術,請問教授認為政治是什麼?

        你是個基督徒,應該可以很清楚的知道,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祂其實是很苦的,嚥氣前祂講的最後一句話,“上帝啊!若是能行,求你將這杯捨去”,可是祂下一句話卻說“然而不要按照我的意思,而要按照你的意思”。
        基督徒的想法是;流自己的血,拯救世人,而不是刺傷別人讓別人流血,可是世人有沒有感激祂流血呢?現在還有沒有人感激孫中山先生的流血奮鬥,創建了中華民國呢?上於總統,下至百姓,孫中山先生的生日馬上就要到了,但還有幾個人還在紀念著他呢?
        所以流自己血的目的,不是要別人來尊崇祂,事實上耶穌死的時候,沒有人在乎祂,祂的十二個門徒都還不懂得其中的道理。隔了一年,聖靈降下時,他們才懂得了這道理,他們就開始去傳遞耶穌的福音,但他們卻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所以,對基督徒來講,最核心的觀念是什麼?是“使命”!做“該做的事”,明知下場不會好,世人都會恨你,但你還是要勇敢的做下去,感謝這位朋友提出這麼好的問題,政治其實是一個遊說的過程,有人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但這段話的原文應該是“政治是遊說的過程”。
        耶穌基督講了多少很棒的故事,但是猶太人聽了沒有?他們沒有聽,祂當初所講的道理,在今天我們看起來,是那麼的明白,但為什麼大家都不懂呢?祂有去害大家嗎?沒有!但當時大家都很恨牠,祂對大家好,但大夥都恨牠,奇怪吧?告訴各位,政治這條路就是如此,因為你根本就沒有辦法期待,一般大眾會來理解你。
        所以我跟施明德說,如果要愛惜羽毛,我們就做的乾乾淨淨的,什麼都不要作,什麼都不要講,好好的愛惜我們自己,大家都會很尊敬我們。可是我們的目的不是要大家來尊敬我們啊!要大家來尊敬我們,有很多其他的方法,我們專心的把我們自己的位置做好,賺點錢,人家就會尊敬我們啊!
        那為什麼我們要來淌這混水呢?我們圖些什麼?他們這些人從政是要圖什麼利益呢?你們現在就要來做判斷,就像當初聽耶穌的話一樣,為什麼當初猶太人不聽?很中間是很有趣的,對於這點,我的結論是,我相信您一定有唸過這段經文,“上帝使他們硬心”,就是讓他們的心腸硬起來,“讓這些罪人日後在天上面對我時,無可推諉”。
        祂流了自己的血,走遍了猶大全地,沒有一天為了自己,釘死在十字架上。 但是猶太人還是懷疑祂、污蔑祂,說“你不是神嗎?那你下來啊,下來了我就信你”,如果你是基督徒,你相不相信耶穌是可以下來的!當然可以啊!祂一下來,羅馬人一定嚇的倒滿地,但是難道這樣大家就都會信了嗎,難道祂會就只為了人的尊嚴,祂就下來給你看?你叫我下來我就下來?如果真是如此,那耶穌跟人不就一樣了?可是他卻承受著痛苦,問著天父,“若是能行,求你將這杯捨去,然而不要按照我的意思,而要按照你的意思”。
        耶穌是要為人民犧牲,為人民贖罪,真的很希望大家都能了解,政治其實本來就應該如此,可是台灣的政治居然可以走到今天這個樣子,這些人不僅不願意流自己的血來服侍人民,像個人民的公僕一樣,他們居然還專門讓老百姓流血,來滿足自己的荷包。
        我們紅衫軍去指責這些人,他們會不恨我們嗎?本來他們坐在家裡面,享受的好好的,他們覺得也沒多拿我們一毛錢,他們就氣我們,就想要整我們,紅衫軍就要被這些人恨,紅衫軍有做錯一天事情嗎?你們不要貪汙,安安分份的做到任期結束下來不就沒事了嗎?我們希望有個更美好的台灣,讓台灣走向正常,我們有講錯一句話嗎?可是他們卻恨我們恨到要去煽動一群人來恨我們。
        可是我們紅衫軍會在意被他們恨嗎?不,回到家裡我們可以冷靜的想一想,順從神的意思,該做的事就去做,能不能被大眾所理解,那是祂的事。

Q2.即將到來的選舉,執政黨可能會刻意制照一些衝突混亂,我們是不是可以號召一些人一起來監督選務工作!

        九月九號在凱道的台上,施明德先生有提出來,我們會提出一些要求;來要求這些總統候選人。但事情演變到了今天,我們變成了積極參予本次立法委員的改選,我們找到了一些在社會上大家都認為一輩子都不會選立委的人。除了我是一位可以教導這些人的人以外,我們這一步走完,兩個月後的總統選舉我們也能影響,所以希望我們第一步能夠站穩,我們要一路的努力下去,設法讓民眾聽到我們的聲音,體會我們的想法。
        如果您支持馬英九,您也可以去幫忙,他們現在正在徵求義工,謝長廷也在找人幫忙,他們也怕人做票,現在都搞不清楚到底是誰在選總統了。我們希望這是一次公平的選舉,不要再發生什麼大事情了。

全文完

姚立明 2007/11/09